渊穆

*磐流only不拆不逆*
更加具体的请看置顶🔝

醒来时分看到的那个人

“我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你。”




  前几天又看了一遍《无问西东》,和第一次只看到了沈光耀的英气豪烈不同,这次我看到了的,是王敏佳的这句话。虽然可能会被说“在这样的宏大叙事里只看到这个真是太搞笑太浪费了吧”,但是这个真的,确实就是在那一个瞬间戳中了我。



这让我想起了其实让我视若珍宝的他们也是。死过一次的少年在巨大的墟墓中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是他,那个将会在今后岁月里陪伴在身旁直到最后一刻的人。在人生中许许多多个无比珍贵的第一次中,这一个场景实在是,令人无法忘怀啊。

一条备忘录:

Priority:七题、鹰院、歌单。

磐流场景七题(4)

4.Fall in——


*是某个现代paro


**还差最后一科final就要结束啦——半夜激情作业✅


***是大约初秋的情景




他感到自己脚下的地面突然间变成为虚无。等他再次踩到地面时,右脚踝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流皱起了眉头,挂在左肩上装书的黑色布袋滑落下来。虽然他的表情仍然没有太大的变化,可是疼痛犹如一把锤子,一下一下地暴击着他的神经。


“呃……”


很疼。仿佛超高剂量的疼痛在脑中炸开了般。

流这样想着,努力驱赶走在眼前翻飞旋转的闪烁星星。他得这样坐着公交回到寄身之处……晚上还要调试新开发的程序……


他睁开眼,挣脱眩晕的感觉与躲避突如其来疼痛的黑暗,突然间发现自己上的这辆车并没有多少人。于是流便在窗边的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努力不去理会由尖锐转向钝痛的感觉。


此时的黄昏如同一个被打了麻药的病人舒展开身体一般的,在天际懒懒的铺开*。流迷迷糊糊的想,等一下得先去保健室看看吧。虽然可能并没有伤到骨头但还是……



“啊,是流吗?喂喂……你怎么了……”突然间熟悉的声音响起。流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站到了他最常经过的,通向各栋公寓的交错白色石板路的中央。

受伤的脚踝在承受了从车站到家门口的这段最后距离之后再也无法支撑了。流因此放低了身体,无力地跪倒在地。


“……在回来的路上扭到脚了。”尽管脑子都已经快要给疼痛搅散了一切思考过程,流在这个问题上倒是很清楚啊。


流原以为磐舟会再次为了他的粗心大意而无奈叹气。实际上他也真的这么做了,但是之后他开口问出的却是——


“需要我抱你回去吗?”


而不是一如既往的“真是的,流,要我说多少遍你才会听进去啊——”


“好。磐先生,谢谢您。”流维持着方才的姿势,闷闷地出声。


于是接下来看到磐舟和比水的人大抵都会惊叹于磐先生的力量了——作为伤者的流是被一种通常称为“公主抱”的方式给抱起来的。虽然流觉得只要别再是那种会压到胃的姿势其他什么都是可以接受的。



伴随着秋风逐渐冷掉的蝉鸣在空中盘旋着,企图燃烧出最后一丝花火,不枉在天地之间走了一趟。落叶掩盖住了经过的两人的剪影。此时,一棵种植在路旁的没药树,正沙沙地唱着属于它自己的长青歌谣。


Fall to the ground.

Fall in ——




*出自《荒原》(诗集;By T.S.Eliot)


**使用的意象里有一个明显的bug……看出来的也请不要戳破(。

Self Introduction(19.1~6 ver.)

Part A

严肃文学与古典音乐。


王尔德与坡排在最前面(赫尔曼先生也加上www

De Profundis是永远的白月光。


关于涉猎范围:没有明显的特点,但硬要说的话大抵可以从夏日走过山间到雪国。再到恐惧躁郁深处的2666(未完,这本书真是太魔性又太可怕辽(哭


日常沉迷巴赫(巨佬

与罗西尼的钢琴曲。

如果你也喜欢Adagio for strings……we‘re friends!(笑

还有以下的:

Julia Fischer:布鲁克纳第五交响乐

秦立巍&伦敦爱乐:布里顿大海间奏曲第二乐章:Sunday morning

以及🎻solo(

最喜欢的演奏者是Janine Jansen.


是个半吊子的零级业余学生(啊你怎么好意思嗦x

但如不嫌弃,欢迎与本时间欠费怪讨论。

正在努力补习乐理🌚希望到时候对古典乐不只是:“啊真好听”而是可以从曲子的调性曲式等进行分析🌟


Part B

文画double minor。目前在修炼板绘技能。佛系咕咕本鸽。

二次半退;磐流only不拆不逆。cp洁癖极其严重。日常有随意掉落。

拒绝任何关于流酱的乙女向(对本人来说是天雷。

是个糖心怪。简单来说就是用刀刺本体伤口处会流出糖浆(能否食用要看个人,一般含有较多的果糖结晶)。普适性公式为:y=e^x(y为糖浆甜度,x为受到的伤严重程度)


Part C

INTJ&被吓到会过分激动(失去控制

称呼请随意。

不过我目前听到过的最令人舒适的一个是:“我的朋友”;

以及(黛娅Día开始叫的)鸦鸦


Part D

只有PC版的Lof,因此恐怕信息不会及时回复……但是如果我看到了一定会第一时间回的!!请千万不要在意(。


(以下部分是我的暗示企图,看得懂也不要抱有太大期望但是可以督促我233真心好怕自己本性难移)


*The only target for 2019():どうじんx1(仮決められた名前:

晨风摇曳在没药树的影里/【朝風が没薬木の影中に揺れている】(イワ流限定)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比哈特

问卷(部分)|歌单x本命cp的十题文手挑战(P A)

来自@KYLOS. 

只填了一部分,不过好歹也开了个头……(被打死233




1.首先!你要挑战的cp是哪对呢?


——磐流


5.一方对另一方表白的时候唱了第二十一首歌,那他会表白成功还是被打出去呢?


磐先生我对不起你Σ(゚д゚|||)歌单第二十一首歌是Sleeping at last的All through the night。虽然流酱不会打人,但是我觉得您很大几率上是会失败的🌚因为……虽然这首歌的曲调非常之优美,然而歌词真的rio……///港真第一次看歌词我仿佛回到了看T.S.Eliot的《荒原》的时候(




好的今天就到这里(

跟风一波。




我现在好想赶快复习完考完试去画画(




新的一年,也要继续磕cp呀233

⬇️

别的太太都是设立目标字数,就我一个说要画画的🙃hhh

是个小结

学不下去的时候打开了自己写的磐流。

z同学说我盯着手机屏一脸姨母笑(

看着看着突然发现,是不是有点糖分超标了……呃呜?

……我错了不过下次还敢(bushi

#感谢亲友神一般的脑洞#🙂️


DoG第三部分那里,磐先生以为自己炸了琴坂之后来到流酱的房间的那几张分镜。


当时z同学由于近视没看清对话……然后她说——


“为什么这个人(指磐先生)要这样内疚?难道他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吗?”(附带一个蜜汁微笑)








神了。我要夸爆z同学。什么神仙脑洞🙂️

【不定期更新片段集】鹰院年记(E)



*学院paro复线

*霍格沃茨的场合

(其实还挺想写Mahoutokoro的(但是相关资料实在太少……LOL




七月


1.


“这真是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御芍神紫将他的桃花心木魔仗收回口袋,发出“噗嗤”一声轻笑。“未来的巫师对麻瓜的电子游戏感到兴趣并沉迷于其中?”

“校外不准使用魔咒。你知道的。紫。”

“所以小流你就等着暑假回来打游戏?”

“……当然不是。”虽然这么说着,眼睛倒是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屏幕啊,真是不坦诚的孩子呢。


2.


“其实一开始我想去的是魔法所(Mahoutokoro),位于南硫磺岛那边的走读学校。可是磐先生拒绝了我的请求。”流站起身,电脑屏幕上显示着“You win”的字样。



也许他只是不想让你天天打游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