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穆

吾听闻,溺亡于思维之潭的人,大多姿态优美。

垂死诗人的最后一首歌


流是什么做成的?
雏菊,星云
与献给神明的诗集。
流是这些东西做成的。



半个月没点开墨者结果……
在下的稿子和大纲呢?!出什么事了?

魔鬼渊穆要开double minor!

(叹气)似乎终于要稳定下来了……大学生活简直一言难尽。大概就是周二课多到连复习时间都没有周三就可以只有一节晚上的历史课🌝(并没有什么暖用ORZ空闲下来刷高数题时一直在与想睡觉的欲望抗衡。好难过。
好啦。让在下看看,到底还拖了多少个坑没有肝(还好意思说233其实本魔鬼是要
来发预告的:搞完所有开的坑就要潜心钻研摸鱼技巧啦(拖了这么久终于还是决定学习画画并决定速战速决。订的计划学习时间是半年。啊当然后续肯定还会要更多练习时间。

以前一直不学画画其实是为了抵制非深度的理解与浮浅。而今当年的“永不入板子”的誓言已然变成了打在脸上的响亮耳光。多纠结啊,这样在下每天除去固定的阅读时间就没办法肝文了。然而在下想表达的是,并不是文字真要迎来末日了。实际上文学与写作仍是在下的一缕白月光,只是因为有些写出来的文字个人感觉根本就无法表达出想表达的东西(有时候会有一种写出来的东西大部分其实是前人已经写过了的感觉x)。
……说的直白点就是有些东西更适合画出来。
就比如真心偏爱梨花海棠组的Wedding in the KEW.这个脑洞出现的时候其实是一幅画来的,不同深浅的绿,要结婚的二位在画面中心拥抱(为什么这个不会画画的人脑子里经常冒出一些个人觉得很美的画面啊ORZ终于觉得不会画画真是一大遗憾了。
……所以魔鬼渊穆要成为double minor!别人家太太是双专业(以前见过一个小圈的卡密sama先把脑洞画出来然后照着画写戏⬅️秀得一批)而在下不行,但double minor应该还是可以的……!(哪来的自信x

那么,就,后会有期。

突如其来的脑洞。不知道以前有没有人画过这个……若有则纯属巧合(๑>_<๑)
用的是Emerald而不是Jade,因为要和议长有所区别。虽然不管名字怎么变硬度都是7,还是一只强大的流酱(笑

一个段子总结一下开学以来的状况。
掏出kindle。下一秒一定会发现自己夏训项目要迟到了🙂
点开码字软件。下一秒辅导员就朝这边走过来了🙃
学校太大,走到每个项目的地点简直比连续上了三节陆地课还累(能不能放在下回去上课😭)
一个微不足道的惊喜。在下发现操场周边是用流酱趴过的铁丝网(x)围住的(真·捕风捉影的厨。其实应该是每个大学都有……),下一秒就有经过的车辆发出提醒的鸣笛(紫荆桥真是个危险的地方🌝)
不如狗带

写给磐流


  在下并不否认自己作为一个颜狗的事实。是的,在下也如师姐那般喜爱着美的一切:钢笔上细致精美的鎏金色雕花,帽檐上柔软细腻的线绣玫瑰,抑或是,多次练习后写出的书法字体。在二次世界中依然如此。说来有趣,找新墙头很多时候都是因为某个很好听的名称。比如(史向)菲泽,比如磐流。
  磐石自屹立不动,而若流动之细水,一静一动的反差已然构成了张力。观察设定及原剧情亦是如此(虽然二季是真水,结局十分劝退)。作为一个自认为合格的颜狗,看到七集左右白色洋裙刘海遮眼的小流加了戏份简直开心到不行,就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说起来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奇怪的姓氏,在下的意思是,不是日本那边常见的。不过好像绿组全员都……哎。喜欢故弄玄虚的在下最喜欢玩考证探究了。
  在下的偏好是控一个角色时把ta放到右边(不过只是偏好设置,看具体情况)。目前在可确认的范围内好像只有个位数的流厨,不过圈地自萌也未尝不可。他怎么能这么好。以珠宝为姓,苍白冷静。为自己设想的世界不遗余力地努力。丛林往事里的“缥丹南羽珠良木”因此而来(用到了翡翠鸟的传说,缥(三声)是青白淡绿的意思)。但是在下的笨笔实在愚钝,写不出他万分之一的美好(在下应该自绝于人民)。
  然后是磐先生。在看K二季之前已经很久不吸叔类的角色了。上一个是少女法(划掉)弗朗西斯尼桑。这简直就是一键回坑的操作……看着看着不知为何突然魔怔了,想起一个半月前看的成长教育电影……大卫没能说服在下,因为他最后的懦弱与逃避;但是磐先生……emm又一个叔控诞生了。他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呢,另外还是居家必备(划掉)。
  原著太虐了肝不动,所以还是拼命练习架空写法吧。在下何能何德,愿望之一也只是想看这两个人成天都歪歪腻腻(划掉)在磐先生的帮助下小流能够如愿以偿罢了。
  别的不敢说,这篇杂谈大概可以拿到毫无逻辑混沌邪恶大赏。总之开学快乐。

写给御芍神紫

  及时澄清以示清白:这不是紫我(或我紫)!只是想吹一吹师姐(划掉)一篇随手写的不成气候的东西罢了。



  那么,你也看到了那个人,他的心由丝丝线线的美编织而成。居于光明之巅的神明曾经在他的额头上印下一个祝福的吻。

  那样的心灵品尝起来一定会如同幻梦般的甜味与柔软吧?你会说。是呀。你喜欢对美极致追求的艺术家。你慢慢地起身,远远的看着那个高挑的身影。

  你看见那把刀后面的他——那么妖冶,同时又那么锋利。你想着,是的,那个人就是这样。边缘染上了浅浅的绿。

  这个世界有这么好的人,而你遇到他。感谢他出生在这个世界上。感谢你遇到他。

(混更,记昨晚的梦
双性转的磐流,王女x公主(大概放到中土世界的背景下?
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还是对王女在魔戒里的英姿念念不忘(烟
可能还是跟昨晚刷p站时看到一张灰色洋裙流有关吧。٩( ᐛ )و

丢下正在收的行李扑向绿组www站一秒琴五,就一秒。


感觉看完就一个感受:刚刚的半个小时里经历了大型邪教修罗场(

君の知らない物语




CP:埃德加·爱伦·坡x江户川乱步

原作:文豪野犬(文豪ストレイドッグス)TV
Notes:@九烟 gn 的七月点梗;
没看漫画更新,以TV一二季为标准。
拖了这么久真是抱歉……是的这里就是一个挖坑专业的辣鸡文手。邓摇.jpg.



  “那么,这世上还有你不知道的东西吗?”
  “当然。即使吾辈是知识的巨人,在某些问题上也会有盲点。”
  “……比如说?”
  “就、就算乱步桑这么问,吾辈现在也……”坐在桌前翻看着口袋本书籍的坡开始微微的慌张起来。江户川乱步瘪了瘪嘴,决定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这不过是一个再稀松平常的午后,武装侦探社的核心,拥有着“超推理”能力的江户川乱步先生却十分苦恼。他碰上了一个大难题——还是难以求解的那种。这对于他来说虽然是十分新奇的体验,却让他有点不开心。好奇怪啊……遇到难题时聪明的名侦探不是应该兴奋起来,用被神明祝福过的头脑在最短的时间内寻求到问题的解吗?

  这一定是这几天都没有喝到波子汽水的错!

  江户川乱步对这个结论深信不疑。

  ……不是。

  他压低自己的贝雷帽,试图透过自己的栗色短发偷偷看向窗户那边正在读书的异国男人。只有他,只有他才——

  “喂……”几乎是轻不可闻的呼唤。

  他几乎都要说出口了,可是天生谨慎的内心发出了警告:

 
       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他也怀着同样的情感呢?这一步棋下错了,就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所以最后他说出口的话是:

  “那个草莓小熊饼干,”乱步展露出自信的灿烂笑容,“真是的,埃德加的话我允许三块哦。”

  坡略微有些震惊地从书中抬起头来,不过只两秒钟之后震惊从他的眉宇间褪去,取而代之的是非常收敛的好奇。他的表情像是在说,乱步君,你是如何知道的。

  于是名侦探江户川乱步开口说道,“我注意到你的衣服……你去过下面的咖啡厅,也许是为了找水,或是其他什么饮用的东西,拿到你想要的东西之后你注意了放在最靠里边的桌子上有一袋还没开封的草莓小熊饼干,嗯,但是你判断那个饼干是我的,所以你没有动它。有任何的错误陈述吗……?”

  “不,没有。真不愧是乱步君。完全正确。”真是毫不吝惜他的赞美呢。慷慨的人。不过什么时候他能讲点别的东西呢……那个场面一定相当有趣。

  这个问题的解到底是……!
       不过乱步很快就不会再为这个苦恼了。实际上,这个捅破窗户纸的过程简直就太快了。日后再想起来他也感到有些意外。

  那天晚上,他们的餐厅——那个咖啡馆里出了一些小事情——其实一点都不小。是一场不知为何会发生的小型爆炸。小老虎非常怀疑是港口黑手党那边的柠檬炸弹狂,不过大家的心思很明显不在这上面,已经晚上七点半了,他们需要进食(除了某位开始试图把自己饿死的棕发男人之外,唉,大家很明显已经见怪不怪了)。想要填饱肚子的成员们商量过后决定分开觅食。出于某种默契,两位侦探走在同一个方向上。
  
  “我忘记带钱包了。”突然一句话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没关系,”坡将一张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崭新日圆币夹在修长的指间。“乱步君你可以将它折叠一下,然后——”
“——它就增值了*,对吗?”乱步发出一声轻笑,“你真是一个有趣的人,埃德加。”
  
  “多谢夸奖。”坡礼貌的微微颔首。

  
       戴着贝雷帽的青年突然间停下了脚步。坡注意到了,也停下步伐,不解的望向他。


  “这个世界上还有你不知道的东西吗?”乱步低着头,几乎是孤注一掷地问道。
  “……当然。”意料之内的答案呢。坡会再重复一遍那个答案——
  “比如说?”乱步微微扬起头,眼中闪耀着的是路灯的亮光。

  坡像是突然间明白了什么似地弯了弯嘴角。他此刻看清了,这原来不是只他一人的梦境。所以这一次,他说的不再是下午的答案。而是……

  “最主要的,”他向着孩子气的青年走去,轻轻的握住他的手,“还是乱步君的一切。”



End

  

  *出自坡君的诗作《给华尔街的箴言》,英文中 in crease(折痕)与 increase(增值)……嗯。

  坡:皮这一下超级开心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