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穆

*磐流only不拆不逆*
更加具体的请看置顶🔝

那张尘封的风景

“嘿宝贝你是不是从厦门给我寄了一张明信片?最近我打开自家信箱,然后看到了它。非常感谢。”

一条短信。来自初中时代的同窗好友。

我愣了一下。厦门之旅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呐。

我知道,现在纸质的东西正在消亡,不论是厚重的实体书也好,信件明信片之类也罢,都在逐渐消失。

——但是,两年以后你才收到啊……有些时间错位的尴尬。也就是说,那张印着漂亮风景的纸片,是15岁的我写给18岁的你的。

两年了,太多太多不同了。但是我又忍不住去回想那个时候的事情了。

仍记得那个快乐轻盈得宛若乔普林的小曲的夏日。那时在厦门,这座迎着海风而起,和着浪声睡去的美丽城市,我写下了人生中第一批明信片,趴在酒店的大床上,晃着脚丫子慢慢斟酌字句。一笔一划地往垫着一本小说的色彩斑斓的纸片上描着些许言语。

这座城市夏日的气息放大了我那年少轻狂的特质。而如今我剩下一些支离破碎的记忆了。那些并不算高大的建筑,那个浪声翻滚的海港,那曾路过大学的挟着些许燥热气息的微风,如今已无法再连成一片完整了。米兰昆德拉曾说,记忆是静止、不会动的。我认为这话很是正确。

那张尘封了的明信片,封存了一部分的记忆,还有那时少年特有的心高气傲。

真想拿回来看一看啊,当时的自己到底想了、写了些什么给我那昔日的旧友。

也许该写下一张明信片,投向一个未来将要栖居的城市,给终将成为自己最想要成为之人的,未来的我。

记少年时代的梦境于一张精心挑选的明信片上,然后投进送往未来的邮筒里。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