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穆

*磐流only不拆不逆*
更加具体的请看置顶🔝

等待


*CP:文豪野犬-太宰治x芥川龙之介
*黑时宰出没(有大量?)
*借用太太夏澮的梗(没错这就是第二发)及神奇的某个理论(什么嘛)

窗外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

芥川扫了一眼在窗上舞蹈的雨点,停住了手上的工作。就在今天早晨,他的老师,那位太宰治先生哼着他自己编的殉情之歌大摇大摆地出了门。当时芥川只是望着自己老师兼恋人的背影喊了一句,便又低头做自己的事了。

“请早点回来。”

但现在已经接近傍晚六点了,天空那深沉到近乎成红的橙色慢慢被暗色调的夜给取代。芥川抓过了一把黑伞和那件挂在衣帽架上的黑衣,朝门外走去。

中午还是阳光明媚,晚上却要下雨的,如同孩儿面一样的六月天啊。

芥川走在街上,穿过马路,一路上经过不少的熟悉的地方。

这是上次捞起太宰先生的河口。

这是上上次太宰先生自缢未遂的大树。

这是……

正当芥川逆着回家的人流前行时——

“哎呀,这不是芥川君吗。”熟悉的声音传来,引得芥川侧过头去。

只见要找的人半倚半靠在一堵墙上。双手插在砂色风衣的口袋里。他的脸上带着微微的笑。

“先生。”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我迷路了,芥川君。”那人眯起鸢色的瞳说道。

为什么这个人的眼神这么冷?

“那么,请先生跟着在下——”

是了,那种港口黑手党时期的眼神。那双鸢色的眼里只有深不见底的冷酷与淡漠。

“我有一个问题,还请芥川君解答。”太宰治轻轻地摇着头说道,并没有要走的意思。

“我在等我的学生。他今天第一次独自一人去完成一份任务。”

“而我已经在这里等候近两个小时了。”

“怎么说呢,现在他就站在我的面前。”

“或者,更准确一些,已经长大的他站在我的面前。”

“真是令人头疼啊。那么,来自未来的芥川君,请告诉我,到底该怎么回去呢。”

——是这样啊。

迷失在了时间中吗,太宰先生。

“我和芥川君约在这里见面。只是稍稍小憩了下,醒来时我还是站在那堵墙边。但是我发现自己的绷带与纱布都不见了,并且身上的衣服也变了。正思考该怎么办呢——结果成年的芥川君就出现啦。”太宰治——或者说黑手党干部时期的太宰先生微微皱着眉说道。

现在他们正坐在临街的咖啡馆里,太宰正在搅着咖啡上面的奶泡。芥川坐在他的对面,抿了抿唇,像是要说什么的样子。

但是似乎却没有什么好说的。

“话说回来,这个时间点的芥川君,还是我的学生吗?”

“是的。”我还是您的学生。只是您现在不再在训练场上教我了而已。

当然,后半句是不会说出来的。

“哦——这样啊。”眯起双眼,故意拖长了音。

芥川侧过头去,神似专注地盯着雨点啪嗒啪嗒地打在窗上。

太宰先生……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看过在下了。自从两人确立关系之后, 自己像是被宠坏了般的,一天天不自知地沉溺在了那双温柔的鸢色的眼中。

现在以前那种冰冷到极致的感觉回来了。自己却不知如何面对了。


雨声越来越大了。



“唉——为什么这里没有漂亮的小姐姐啊。”太宰治趴在桌上,第十次发出了叹息。他的面前是空了的咖啡杯。窗外的雨水打在透明的玻璃窗上,那暗色的影便映在了白瓷马克杯上。

“真是无聊……不如芥川君讲一下现在的自己吧?我还真是好奇啊!”还真是孩子般的语气啊。

“先生……容在下拒绝。您对于我来说,是来自过去的人,若让您了解了如此遥远的未来,可能会扰乱事物既定的发展吧。”

“啊,芥川君也学会拒绝了啊。”

“在下非常抱歉。”

“那么我就提一个小小的问题,就一个哦。没关系的吧?现在的芥川君,觉得我的教学给你带来的最大影响,是什么呢?”

您教会了我什么……?

“能够让在下于港口黑手党之中立足的本领。”

您教会在下如何控制【罗生门】,您教会了在下懂得如何把握进攻的强度与速度。


除此之外,您还给了在下爱人的能力。


但是这最后一句是不会让那时的先生知晓的。

“这样啊。”

雨还是在下,沿着街道看过去,仿佛拉起了一层雨帘,风呼啸着吹动了它,有大量的雨滴溅在玻璃窗上。

这等待漫长到不知何时结束。以及这下该怎么办呢,等太宰先生自己回来吗?

我真的束手无策了吗?

芥川迷迷糊糊的,却仍是保持直直坐着的姿势。



“咳——”
“哎呀,芥川君。这么放松警惕可不行的、会被敌人杀掉的哦?”
桌上的还残留着棕色咖啡渣的马克杯晃了晃,险些掉下去桌去。伸手抓住了突然袭来的手,芥川垂下眼睛微微笑了笑。

“太宰先生——”

“在您的教导下,已经没有人可以伤到在下了。”

“啊,这样啊。真不愧是我的学生,芥川龙之介啊。”



“太宰先生就在在下家住一个晚上?”从口袋里掏出钥匙,芥川打开自家的门。

“嗯。毕竟现在也没地方去了哪。看这身装束现在的我也不像是在港黑工作了的样子……所以拜托啦芥川君。”

将其他的事情处理完后,芥川打开了家中用作客房的房间。

这位太宰先生,来自过去。那么也就不是现在作为恋人的太宰先生吧。
……所以还是将他当作自己旧时的信仰来尊重和敬爱,这样更为恰当些吧。

但是那个人,去哪里了?

我还可以等到他吗?

这样想着,芥川慢慢地闭上了眼。



芥川睁开眼时,是第二天的清晨。阳光正透过透明的窗玻璃倾泻在枕头上。

6:30分。与平常醒来的时间一样。

那么,今天要……

“哎呀,龙之介什么时候这么狠了,居然赶我去睡客房☆”

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

“太宰先生……您回来了?”

“嗯,是啊。”

“在下……”

“啊呀,龙之介一定想问为什么我昨天消失了一天吧。

昨天我找到了一个绝佳自杀地点!就在公园里的一棵无花果树下。我亢奋极了,将还没有吃完的毒菇扔到了一边,选了一根看上去还算粗壮的树枝。就在我将脖子伸进了套子中,手伸开的那一瞬间——

世界暗了下来。什么感觉都没有了,连那种缺氧带来的快感也不见了。”

“然后呢,
我睁开眼时,我发现我只能看到一半的世界了。”

自己该不会是瞎了吧,这样想着我试着站了起来。正好窗户上映出了我的模样。

白色的绷带与纱布,还有黑色领带和西装。

……龙之介也一定猜到了吧。我回到了黑手党时期。但我自认为伪装的很好,大姐和蛞蝓都没有发现什么呢。

那么,与此相对的,你昨天,是遇见了黑手党时期的我吧。
想问你一个问题。如果我再一次地出现这样的对调,你该怎么对待那个黑手党时期的我呢。啊啊,龙之介会伤心的吧。毕竟那是我还真是狠毒呢。

“先生。”


“嗯,我在。”


“不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在下都会一直一直地敬爱着您。”

“所以,请不要再问在下这样的问题了。”

“如果您又一次的离开,在下会在原地等待您的归来,不论需要等待多久。”


End

尬完了End的我。
今天也是很高兴了。
作文扣题,给个及格分(⭕️)
然后这篇芥好少女哦(x)黑时宰的性格好像也不是把握地太准确(?)反正通篇好像都有点不对。
欢迎捉虫。以及——

【给我评论!求求你们不能对我见死不救啊啊啊啊!!!】

评论(1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