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穆

*磐流only不拆不逆*
更加具体的请看置顶🔝

才华不济也只能写段子了(Part 3 G—J)


*四变化梗注意。记不得是来自哪个圈子里的一位太太了。侵删。
*这一部分唐亚唐无差


G—gainly 姿态优美的
(唐晓雅&Audrey von Montgomery)

唐晓雅曾见过那女孩起舞。
姿态优美的,如同一只纯洁的天鹅。
是那朵随着主人的动作而变幻不同色彩的,有着梦幻般细纱的冰蓝色舞裙,还是那跳跃起来划过半空时那女孩脸上迷乱般的表情,迷住了自己呢。
谁知道呢。


H-haphazard 偶然的
(唐晓翼&Audrey von Montgomery)

我是Audrey von Montgomery,是一个来自希腊的旅行者。

我想我一定是在维也纳之行前做了什么坏事,不然有什么可以解释我这运气??

我偶然间碰上了一只神奇动物。这是一只……嗯,怎么说呢。可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神奇动物。他的身后跟着一只白狼。

可能我自诩为“旅行者”实在太恬不知耻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我真不知道现在白狼也可以和人类一起出来旅游了。

我是在火车上遇见他的。那时我正侧着头看着窗外的绿草如茵飞过我的身旁。正陶醉于欧陆乡间的美丽景色,突然脚边传来异样的触感。

一个橙子滚到了我的脚边。我转过头去,正好看到那少年怀里抱着的半袋新鲜橘子。他拉开了我的单间的门,那狼闪着苍白色的毛蹭到了车厢的天花板。

呵,我还以为自己买错了车票。这火车该不会开到霍格沃茨的吧?

出于礼貌,我努力移开了盯着那狼的视线。倒是他很热情地来了个自我介绍。

他说他叫唐晓翼,白狼叫洛基,是他的伙伴。这次出门旅游是为了庆祝自己劫后余生。

……其实有点好奇德铁的那些老古董收了洛基先生多少车费。

那么现在的情况是,我坐在维也纳市区的一家酒吧的吧台旁。那个被我叫做“神奇动物”的棕发男子在为他自己买酒——在这之前我拒绝了他的邀请。

“大病初愈怎么可以不疯狂一下呢!”

先生,就怕你喝着喝着又进医院了。但是我可能会扶着你去的吧。
也只是可能而已。


I-Insightful 有深刻见解的,富有洞察力的
(唐晓翼&Arthur von Montgomery)

“这个上面有字,诶……它就是密码吧!哎呀我真机智☆”
唐晓翼今天早晨六点半就开始闹腾了。还沉浸在梦乡的浅水湾里的亚瑟便一巴掌招呼了上去。大男孩一边不高兴地说“明明昨天都约好了的。”一边试着把亚瑟从温暖的被子里拽出来。
就为了来这个密室逃脱。
“……”
其实亚瑟已经看穿了一切。他还守在这里,只不过是为了陪小孩玩。


J-Joke 玩笑话
(唐晓雅&Arthur von Montgomery)

唐晓雅是见过那个男人的。
那时她还可以坐在奶奶的怀里,直勾勾地盯着亚瑟金色的卷发,伸手想要抓住。
“晓雅以后想要跟谁结婚呀……”她听见奶奶这样逗她。
“亚瑟哥哥!”
那时天真的她这样回答。单纯的眼睛里装不下奶奶嘴角微微的苦涩。
白驹过隙。
现在她已长成一个少女,带着许些野性。调皮的、不羁的。
奶奶也于早些年去世了。
但是亚瑟没有任何变化。他简直就和晓雅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样子一样俊美。青春的活力在他身上仍然散发迷人的光彩。
……他还记得那句话吗?在他看来也许不过一句玩笑。
平日里骄傲不羁的少女站在图书馆里一般无人经过的角落里默默低着头。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