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穆

*磐流only不拆不逆*
更加具体的请看置顶🔝

Brunch:一个关于吃和爱的故事

*2017.07.13 关键词:红色的痕迹/痕迹
*最近吃Brunch吃上瘾了。所以就写写这个吧www(其实是这个懒鬼只能吃brunch,起的太晚hhh)
*略ooc,应该只有一点点吧……至少我希望是的。嗯。



芥川龙之介在太宰治的嘴角发现了红色的痕迹。
那时他们正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着很无聊的电视节目——至少在芥川看来是这样。要说他看见了什么,大概就是满屏幕的螃蟹。啊,不对不对,是满湖泊的螃蟹——
为什么日本会有这种教如何捕蟹的电视节目……这真不是老年人限定吗……默默吐槽着,他微微偏转了一下头,看到了把刚刚结束任务回来抓住拖到了沙发上的、一起看着电视的太宰治唇边的红色痕迹。
……先生受伤了吗,什么时候的事情?!
明明今早自己出门前还是好好的。
“太宰先生……”
“怎么了,芥川君。”身旁的人微微偏转了下头。但是仍然紧盯着心爱的螃蟹。
“……您受伤了吗?”
“嗯……嗯?啊,要说受伤的话……是啊。是因为芥川君不让我喝清酒而受的心伤啊!”故作夸张地捂住胸口,那人用开玩笑般的语气说道。
“在下不是说这个。您的嘴角……流血了……”
“啊。”飞快地舔了一下嘴角。
世界安静了一秒。
太宰治继续盯着电视荧屏,仿佛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芥川皱了下眉头,刚打算开口说话——
“……所以芥川君也想尝尝吗。”还没反应过来,那人便靠了过来。
一股淡淡的草莓的味道覆上嘴唇。
他瞪大了眼睛。
是草莓酱啊。

翌日。
早晨似乎还没有睡醒的柔和阳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悬铃木叶落下了人行道,晕开出一片金光闪闪。芥川龙之介走在路上,正好碰上了妹妹银。那女孩放下来的乌黑长发在早春的风中飘摇,勾勒出俏皮灵动的模样。
“呀,哥哥,早上好。昨天的草莓酱还可以吗?我到的时候是太宰先生收下的哦。”
原来是小银……
“对了。周末一起吃点什么吧哥哥……啊啊,不如一起吃个Brunch吧。”
还不等芥川回答些什么,那女孩就踩着轻盈的步子离开了。
“那么,哥哥,周末见。”
芥川银是知道的,作为妹妹,她不多的请求从来就没有被拒绝过。

“所以……先生。小银带过来的草莓果酱,是您吃掉了吧。”
“啊,对。”毫不避讳地,那人站在餐桌旁眯起眼笑了。
“虽然很不喜欢芥川君所热爱的甜乎乎的味道,但是毕竟是可爱的小银做的呀。”

无奈地拿起桌上盛着几乎只剩下一半果酱的罐子,芥川的视线落到了原本垫在玻璃罐下面的一份从书上裁下来的纸张上。

从一本书上撕下来的纸页。一本关于周末Brunch的书。这一页上绘着色彩斑斓的草莓果酱,仿佛沾染了春日的明媚。是一种过去的自己无法想象的自由美好的生活方式。

“小银……”
那女孩就这么记在心里了。
总有一天要和哥哥一起在一个美丽的春日一起吃点什么……的。
一定可以活着到这一天的。
一定。



“先生。”芥川龙之介抬头,看见所唤之人不知何时坐在靠着窗的沙发的左扶手上。晨间时分的阳光照在厅堂的白瓷砖上。太宰治悠闲地甩着腿,哼着不知名的歌谣。

草莓酱也是很好的啊……他出神看着窗外,心想。
那种甜腻的味道。虽然没有螃蟹还有清酒好。

希望你也一样好啊。龙之介。

心中所想之人在餐桌那旁开口道,“银说周末想过来吃个早午餐……”太宰侧过头去,注视着那有着白色发尾的学生。

“小银的话随时欢迎。顺便问一句……早午餐时可以喝梅酒吗?”

“随便您。”毕竟这种时候就是要开心啊。



即便在周末,芥川龙之介也并不会晚起。六点半便准时睁开眼睛。他翻身下床,梳洗完毕后踩着拖鞋走进了厨房。
那么开始准备吧。一顿可以让接下来一周都感到心情愉悦的Brunch。

香草。已经切碎了的鸡肉。黄油。迷迭香。橄榄油。口蘑。
奶油、面粉还有清水……
银说想吃点蛋糕。那么就用她送过来的草莓酱吧。

春风明媚的日子。有褐色的鸲掠过了点缀着些许嫩芽的树桠。空气中飘荡着早春的气息,虽然枯白的草地上没有什么繁花似锦,却依稀可以看得到,那长发的女神拖着长长的裙裾在裸露的土地上走过。风带来了她路过的消息,将它传遍各个沉睡着生命种子的地方。

太宰治第一次知道了原来自家后院这么大。这个周末一定会很晚才起来的人环顾四周。就算再多十几个人也不会嫌窄。
下次要不要把隔壁的蛞蝓叫过来呢。他望着棕色的原木长桌这样想着。
不过到时候可能又会引发一起血案吧。就算没有打起来,那帽子置放器也肯定会喝醉而手舞足蹈的吧。哈。
虽然很想怼中原中也,但是芥川君会因此很辛苦的吧。太宰已经想到了一场混战后的一片狼藉的后院了。
他的脸上露出恶作剧的笑容。然后跑到了前门去迎接刚刚到达的银。

“啊啊。小银也到了。又是草莓果酱吗?”

“是的。因为最近又到了草莓收获的季节……是万物复苏的春季啊。”女孩勾勾嘴角,绽开一个笑容。

芥川龙之介铺开格子餐布,摆好餐盘还有刀叉。最后还不忘在银从屋子里拿过来的透明花瓶中插上一朵淡色的海棠。

“噗——我看到了七彩的草履虫——!”在一旁闲得没事干的太宰突然捏着嗓子怪叫一声。
吓得芥川龙之介急忙看向桌上盘子里的蘑菇。
咦……并不是那种毒菇——正疑惑着,他看到了太宰治脸上慢慢浮现的戏谑轻笑。
“只是开个玩笑。早午餐的话,气氛轻松不是最重要了吗。小笨蛋君也不要那么严肃啦。开心点啊。”

突然想起,距离学习做饭已经过去十几年了,那时太宰先生还是黑手党的“历来最年少干部”。除了学会煮饭和做几样最简单的菜之外学到的第一种食物是……仿佛一做好就会不见的蟹棒。
先生总是有办法将这些东西以他不能发觉的方式卷走。非常快。
岁月安好,静默如初。
芥川龙之介默默地看着笑得灿烂的银还有微笑着的太宰治交谈着。

是啊。是这样的呢。年少轻狂之时,他曾因为任务到过不少地方。流光溢彩的东京,古风沉淀的京都,近水的伊豆、位居东北的青森……甚至还有曾经行驶在万顷碧空的那艘巨大的白鲸。
真可谓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了吧。

但是。现在呢。年少的印记早已褪去,只留下了模模糊糊的记忆。想起那人曾经在自己耳畔轻喃,芥川君,你后悔吗?离开港口黑手党和我一起过这种毫无波澜甚至无聊到想让人自杀的生活?

不。
肯定的、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能和您在一起生活就很好了。我并不抗拒作为普通人的日常。
相反,甚是有些渴慕。
恐怕从意识到自己拥有这祝福般的诅咒“罗生门”的能力的那一霎那就决定了,这一生绝不会普通地过。
是会伴随着黑暗而来,也会踏着黑暗而去吧。至始至终属于黑暗的人,却在一个时间的罅缝里窥见了光明。
他抓住了那一缕游丝般的光芒,并牢牢地紧握着。
是为信仰。


少年时期他走过了山川湖海。

最终却囿于厨房和爱。


End

依然是日常……这里是只会写日常的、疯狂撒糖的水木(扶额)
话说……这好像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brunch……而且写的过程中我怕龙之介做饭做着做着自己就饿了hhh(内心突然充满罪恶)定下的时间大致是早上十点左右吧。
芥乃居家系良品www如果可以的话也想入一个。
如果没有太太写的话,下一次写一个宰给芥做饭的故事吧www

评论(19)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