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穆

*磐流only不拆不逆*
更加具体的请看置顶🔝

玫瑰信笺

*黑泥产物就不打tag了。补之前的那个王女与公主的脑洞。




被时间封印的厚重木门伴着“吱呀——”的浑浊声响被开启了,原本安睡在门后面任何一块空间的尘土揉着眼睛,兴奋不已的飞扬起来迎接着极少有的访客。


Eodanthe站在门口微微皱起了眉头。脑海里仍然盘旋着从走廊那一端走来一直缠绕于脑子之上的疑惑,今天是自己养了五年的小公主的十六岁生日(哦,她可真是一个乖孩子,Eodanthe想到这里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但是为什么她会请求我来清扫这样的一扇门后边的房间呢?虽然现在这个地方的所有清洁都是由我来负责而只要她张口请求我必然会答应——


抱着这样的疑惑,她开始无奈的开始与世界上所有的灰尘搏斗。


这样的疑惑直到她拿起一张沾满了灰尘的信笺才稍稍解开了些。她纤长的手指拂过表面,留下一道乳白色的拖擦痕迹。被藏起来的信息开始映入眼帘:



尊敬的(在第一行她看到了被划去的自己以前的名字,稍稍皱了下眉头,但这并不能阻止她的目光向下移去)


Eodanthe Teillking:


感谢,卡希德尔公国的王女殿下。感谢您对我这三年来的照顾,我实在是不知道如何才能报答您的救命之恩。并且,这三年里我获得了以下认知:您是一个很稳重温柔的人,我对您抱有极大的好感。所有的事情只要有您就一定会被安排的好。


但您有自己的自由。如果哪一天您感到厌倦了,可以随时离开这里。我本身也在期待着这样的一个世界,可如果思想者周边的人都无法自由的生活的话,那么这个理念就失去了最后一根梁柱的支撑。


……我该说我实在不擅长文字吗?我已经写不下去了。如果能够传达到给你我这样的心情,那样的话真的是再好不过。




Nagaréy Emerald



看完信的她决定把清洁工作先搁置一旁,她要去问Nagaréy,这个有着改变世界理想的黑发少女。她想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就算是两年的旧物,她也想了解——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太多数学书了……这个少女的想法她一直都搞不懂。




可是等到她返回与公主分开的大厅,却发现这偌大的空间空无一人。


她的心突然往下一沉,就好像是坠入了深到足以通往地球核心的裂缝。为了挽救自己脆弱的心脏,她把头扭向了那个放置着那把【佩剑】的地方。

……同公主一样,也消失了。




不在。不在……不在!


她扶着古典繁复的雕花门把手喘了一口气。慢慢地直起身来,她开始面对一个她不想认知的事实。


十六岁的埃默若德公主和这个国家先王出征时才会启用的佩剑一同消失了。




她的心开始狂跳起来,恍惚间她仿佛回到了以前:青年时代的她极其熟悉的、与男性好友赛跑一百米时听到开始指令的那一霎那——只是这次的心情不再激动愉悦,取而代之的是爬满了她所有血管的恐惧与不安。




“你这家伙……Nagaréy你给我回来!”




“真奇怪,”她仿佛听到公主的呢喃与剑出鞘的鸣声,“你是怎么知道的呢,Eodanthe小姐。”




End.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