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穆

*磐流only不拆不逆*
更加具体的请看置顶🔝

Verde que te quiero verde







*2018 Hisui Nagare生贺


**题目西语。王译“绿啊我多么希望你绿”。(实际上只是取其诗歌调性及其字面义,与诗歌本身无关……(再次成为装逼犯x


***jungle中心。夹带私货有…(理不直气也壮.jpg








“啊……弄好了哦。小流。”


紫这么说道,一丝微笑在他脸上漾开。他向后退了一步,打量起自己刚刚完成的杰作。一朵精致的粉色绸缎结花,盛开在流墨色的发丝间。


流歪了一下脑袋,似乎对于花朵本身的存在甚是不解——很明显,在这之前从来没有过人尝试过在他的头发间留下一朵花。






“看起来很好呢,紫。”流终于从自己倒印在镜子中的形象上移开了眼。




——如果不是去年的星星眼影的话,磐先生应该不会再露出那么吃惊的样子了吧。流这样想着,目光转移到浮动着外界虚幻世界的窗子上。




———————————




已然酝酿了十天半月的秋色藏起在踩上落叶时发出的吱吱嘎嘎的声响里,藏在游走在行人立起一半衣领的风里,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将人们的生活浸入冷与落叶中。


“有点冷了呢。”磐舟这么低声轻语着,将外衣随意地搭在了手臂上。


展现在他面前的是一片电子森林。








“流。生日快乐。”这句再简单不过的、已经对着同一个人说过了十几遍的话语,在每一次轮到它出场时,却又会焕发出别样的色彩。




流坐在轮椅上,安静地凝视着磐舟的眼睛。他的表情就像是从磐舟的眼睛里看到了什么令他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样。




“感谢,磐先生。”




最终,今天又成长了一岁的流开口,说出了这句已然重复过千百遍的话语。


他以仿佛在深水里浸过的语气说着。




然后他稍稍抬起头笑了。


像是蔷薇花羽状复叶般的柔软笑容。令人怜惜的小小微笑。


———————————




“呐,流,生日快乐!”年龄最小的J级干部五条须久那发出元气满满的祝福声。虽说他的手里仍然抓着游戏手柄。咋一看,也许还会有人觉得此时的须久那就像是一个被长辈威逼利诱着向另外的朋友问好一样却仍然想着还未结束游戏的倔强小孩。




“感谢你,须久那。”






流盯着蛋糕上点起的几朵蜡烛。跳动的火焰仿佛燃烧了经年。他似乎突然回忆起了不甚真实的过去。那些父母尚在,但是却过得像是例行公事般的生日,在伽具都事件发生之前。


生日快乐。他们说。此时他们的表情与平时别无二致——哦不对,只有母亲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


那看上去真是太奇怪了。流记得自己曾经这么在心里评价道。




“谢谢你们,父亲,母亲。”




———————————






“呜哇?磐先生你干什么?!”眼前的游戏界面消失的同时,五条须久那感到手上一轻。他急忙将注意力集中到收走了他游戏手柄的人的身上。




“没收!吃东西的时候分心做别的事情会导致消化不良的,你这小鬼——”


“哈……?!”


“果然还是小孩子……长不大呢,须久那弟弟。”紫摊开手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感到非常的高兴。”流的视线扫过这狭小但却氤氲着温暖气息的房间,他微微合上了眼睛,且作小憩,“万分感谢。”






——其实,不仅仅只是“非常的高兴”而已吧。


——应该说是,“幸福”。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