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穆

*磐流only不拆不逆*
更加具体的请看置顶🔝

月黄昏


cp:林涛/秦明
原作:法医秦明1
分级:G
Note:源自 某某 太太;
与真人无关;
这是一篇林涛➡️秦明的故事;
Summary:林涛想追hard to get的秦明大佛却终不得。最后他想,这样也好。

1
夏天提着鸟鸣与繁花织成的裙摆热情地登场了。
你独站于这蝉鸣响彻的阁楼中,看飞燕惊起,柳影翩翩。光柱自窗照进来,点亮空中兜兜转转的尘,点亮屋内一张旧桌上摆放的照片中人的青春印记。
那是你和他的近十年前的合影。你那天穿上的是崭新的制服,眉眼间飞扬着意气风发,而他还是神情淡漠地罩在自己裁剪的白衬衫里。隔着相框,你笑了笑,仿佛还能感受到汗水粘腻的热。那一天正午时分,如果有人经过学校的教学楼前,一定会惊呼这两人的耐热能力。
为什么独留这一张呢,你挠了挠头,明明还有很多这样的照片,作为大学好友,你们一起拍了很多很多,试图将年华定格。说是一起,未免也有一点儿牵强了。大部分时间都是你拽着他强行入镜。
哦。是了,拍下这照片的那天晚上,你决定作出选择了。在“说”与“死”之间,你几经犹豫还是选择了前者。【注1】不论结果如何,你想,那短短一句话都会是这段情感的句号。至于有没有后文……不好说。
所以你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有若被弄皱的一池湖水,你心里“咯噔”一下,同时冒出一个问题,“是我逾越了吗?”
“林涛。”他沉沉出声,声线一如平常,听不出其中包含的任何情感。
“对不起。”
“……我们还是做朋友吧。”他踟蹰了一下,然后踏着地上的一潭月影走了。
没有再回头。
还好不是最坏的结果。你不知为何松了口气。
已经足够了。我足够幸运。至少与他相遇,并且我们……还是朋友。
但是一切乐观的想法都掩不过一个事实。
那就是,你为了缩短与他的距离作出的所有努力,由他冷静的回复,正式宣告付诸东流。

2
你撑着头,茶几上一溜儿摆着空了的啤酒锡瓶,有的还冒着冷冷水珠。你将其中一个拿在手里把玩着,偶尔瞟过水珠一眼,望进荷塘露珠,望进夏日往事。
青春正好,大学校园里散漫着各种各样的邂逅。放课路上你多看了几眼骑自行车的长裙飘花的小姑娘而入了神,在感叹上天恩赐之时不期撞上了一个人。
他手里的书散落一地,你嘴里连连说着“抱歉”,同时弯下腰去帮他捡起。嗯,你迅速地扫了一眼刻在书皮上的字,这本是《法医学》,那本是《组织胚胎学》……
……?!
你面色一僵。如同机器一般地慢慢抬起头来,望向那人。
等待看清那人的脸,你在心里暗自咆哮震天响,这不是声扬全校的那位,法医学系的学霸秦明吗!
“谢谢。”他开口致谢,打断了你的愈演愈酣的内心戏。
“啊……不用不用。对不起啊秦明。”
“……你知道我。?”近乎是陈述句的表达,他整理好书还有其中的讲义纸,转头望了你一眼。然后看了看表,说着“我还有事,告辞。”便快步走开了。
你在此刻感受到了一种来自学霸的高冷,有点儿不知所措。

从此你开始留意他。以前的头等爱好追小姑娘都搁置一边。你开始制造无数机缘巧合,在学生餐厅,图书馆,以及各种他会出现的以及可能会出现的场合。你竭尽全力地去学霸面前蹭热度。
可是他每次遇见你,表情都是那样。礼貌却又疏离。
你几度感到失望,心想老子追妹子都没这么费劲呢。你想到了放弃,可是某种不可名状的东西悬在你的心上,抽出无数丝线,将那颗年轻,富有活力的心脏细细密密地包住。
你好像已经离不开他了。
你突然记起那一天,你的前女友目睹了你和他第无数次同时出现在餐厅后,从她的朋友那边哒哒跑过来对你说了句话,然后再哒哒跑开,脸上是意味深长的笑。当时你真没想明白这小妮子到底什么意思。
她说,啧,色令智昏。
然后这热情的姑娘又笑嘻嘻地说了句,别观望了,该上就上吧。
……不要……等错过了再追悔莫及。

现在一想,你终于明白了。女人的直觉认知真是可怕。简直一语中的。

不,是一语成谶。

你于是努力回想为什么自己会和这么好的姑娘分手。她像是万丈阳光,好友伤心了找她,同学有事了找她,就连自己,找不到人一起看球时也找她。
为什么呢。
这个问题一直等到毕业之际才有了答案。你看着毕业典礼上疯狂玩闹的人儿突然想到,自己和她是何其相似。
所以同极相斥。
这不是初中学到的知识嘛。
这个时候,你无端地开始想念,鼻尖一丝清浅冷香,似华池莲叶,在水汽的氤氲下将人慢慢包围。你突然不想毕业,讨厌这种收拾家当然后滚蛋的酸楚,更不想离开……他。
于是你看着记忆中的自己从会场走开,去了外边的露台。
外边影影绰绰处,有暗香浮动。
他就站在那里,手臂搭在白色大理石的阑干上,背对着你。
你向他走去,怀揣着几乎是一生中最疯狂决绝的勇气。
你叫了一声,
“秦明。”
他回过了头,凭借橙黄色的暖色灯光,你看见,他的眼底潋滟的依旧是,千里冰川不曾融化的晶莹。

3
毕业再见,是再也不见,还是再遇见?
你记得很清楚,那一天早上你和他重逢的若狂欣喜掩盖了你一年来对他朝思暮想的钝痛。
“这是我们从别的局调来的新任刑警队长。”你听着局长的介绍,抬起头看着自己未来的下属们,挤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这时他从门外快速经过,手里提着几个袋子。
“……那是谁?”你怪叫一声,惹得下属们纷纷侧目。局长善解人意地顺着你的手指看过去,开口说道,“哦,那位是法医科科长。”
“他叫什么?”
“秦明。”看着你脸上的丰富表情,局长挑了挑眉,“怎么,你们认识?”
“呃…我们是大学同学。”
你欣喜,若疯狂。“再见再遇见”也不是那么小的概率事件嘛。
在工作之后,你比在大学里更加认识了他。你拎着啤酒死皮赖脸地跑到人家居处看球,而他除了眉眼间偶尔透露出的不悦也就放任你乱来。你在看球之余默默地在脑子里绕着他的房间走了一圈。真的是刷新了一波世界观。独特的书架,少见的缝纫桌,一整副骨头架子,哦还有那个现磨咖啡壶。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他作为秦明这个人,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复杂的综合体啊。
龙番市警局的法医科科长?——他是。
裁剪西装精益求精的匠人?——他是。
拥有一大书架书籍的学者?——他是。
你为挖掘出了他以前并不为人所知的一面而沾沾自喜,连球赛最后的输赢也顾不上了。
可是你们依旧没有靠近,哪怕半分。


“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有一天中午吃饭时间,活泼外放的女法医曾挤眉弄眼地问你。
“是最好的朋友。”你挤了个怪表情回敬她。
他坐在一旁看文件,没有出声。
所以……就是肯定了?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但也只是朋友而已。
你用尽全力却始终无法接近他半分。就好像……小时第一次下游泳池去抓那只不慎落入池中的橡皮鸭子,幼年的你呛了几口水,却只能看着自己每一次尝试每一次努力都化作了将小鸭越推越远的波浪。你扑棱了下,尽管那小东西看上去尽在掌握之中了,可你们之间就是有那个几厘米。
可望而不可及。

在你们互相认识的第十年,你再次承认,你疯狂地爱上了他。爱他的察察为明,爱他的博物多才,爱他的缜密理性。

也爱他的疏离冷漠。

4
“林大队长!又有案子了!速来!”从电话中炸出一声惊雷,硬生生将你打回现在。
“知道了知道了,马上——就来!”你抓起自己挂起的飞行夹克,迅速整理好然后蹭蹭蹭就迈出了门。

去履行自己的职责,同时也是去见自己的冷如极夜的心上人。

你在许多事情上都相当迟钝,唯独这一件不是。你清楚自己的感情,其熟悉程度好比你对于自己身体上有几颗痣已及它们的位置。你爱他几近疯狂,可你也知道,爱让你的本就炽热滚烫的心变成了火山隘口。

因此你的手里开不出花朵。

而极夜也不需要阳光。


但,或许这样,
也未尝不可。

你依旧乐观地想,也许有一天极夜会想念春天的花朵呢。


End


【注1 出自《call me by your name》(电影版)

评论(6)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