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穆

*磐流only不拆不逆*
更加具体的请看置顶🔝

文学家的情书




CP:埃德加·爱伦·坡x江户川乱步
原作:文豪野犬(文豪ストレイドッグス)TV
Notes:灵感来自 初音ミク的 文学者の恋文 ,是同名作品。
……虽说BGM是以文学家的曲子为主,写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听了十分钟的Lemon……可能这篇文会相当奇怪。一个大写的预警。一切bug都是在下的错。
是刀,慎入。有可能还是40米的与谢野医生同款(x


Summary:彼此相依的时光将要终结,是知道我们剩下的时间,已经无多了吗?(歌词片段译文)



【让我将言辞献给你吧,将与我内心同样的忧郁,寄托在文字里。】

今天埃德加·爱伦·坡很早就醒了。他睁开眼,侧耳听着窗外传来的声声鸟鸣。空气中混合了消毒水的刺鼻气味,他再一次闭上眼,略微难过地翕动鼻翼,开始怀念起自己书房里散发着古老馨香的玫瑰木书架,恬静午后新泡红茶杯中冒出的一缕温烫的清新,还有一直坐在扶手椅中看自己的作品的那人脸上孩子气的笑容。

今天是江户川乱步入住医院的第三十二天。距离那天他从楼梯上摔下来,送到医院被诊断出蛛网膜下腔出血已经过去了三十天。

是上次横滨异能战争落下的旧伤。说起来可能无人相信,这个天才的青年没有落入任何一个针对异能使用者的陷阱毕竟他本来就不是——他是被仇视武侦的另一方不明势力给困住了,很遗憾,这恐怕是江户川乱步人生中第一次算计落空——在用计逃掉之前他狠狠挨了一下。

正好击中后脑下部。

【触碰到你的手指的那一天,伴随雨声远去。】

坡起身披起衣服,想着去触碰一下那个人。他小心翼翼地掀开帘子,发现那人还在睡着。长长的睫毛在眼部下方投射一小片阴影。

一个小时之后。

“……今天没有找到填字游戏哦乱步君。给你这个。”坡下楼买的两份早餐,现在都完好地摆在桌面上慢吞吞地冒着热气。他一边道着歉,一边将攥在手中的纸片递给坐在床上的人。

“诶,真过分呢埃德加。我都不能喝波子汽水了,现在居然连填字游戏都没有了!我要投诉!……”那掩在绒面外衣下的瘦小青年不满地瞪起苍绿的眼睛大声地抱怨着。

“在下实在万分抱歉……”

“给我铅笔……嗯,答案是不是这个?”乱步稍稍思索了下,飞快地往纸张上写了点什么。他得意地将写了答案的纸片扬起。

坡弯了弯嘴角,“真不愧是乱步君,完全正确。”

“哈,”乱步向后倒去,后面轻柔的枕接住他,“……有什么能难倒世界第一的名侦探呢?这个好玩。那,埃德加,如果最近填字游戏不好找了那么就这个也行啊。”

可以的吗……

嗯,可以的。


——如果时间静止于此刻,那该多好啊。



三个月后,埃德加·艾伦·坡在清理旧居时,再一次翻出了那张被揉皱了的方形纸片。他一把抓住它,将它颤颤巍巍地举到自己面前,读出上面的谜底。

这就是那孩子最后的游戏了啊。


窗外照进的光晕转了一圈,落在一张摆在已经清空的桌面上的单程机票上,点亮了上面的“Baltimore”字样。

今天经历中最苦涩的部分,是对于昨日欢乐的回忆。坐在还未起飞的飞机上,他望着小窗外边的雨珠子,思绪倏忽跳回那个色调明亮的灰暗雨天。彼时作为江户川乱步的好友,他同这个聪明绝顶的孩子气青年一同走在街上。两把间隔一定距离的雨伞。瓢泼大雨。灰暗的无人街道。

乱步的脸上挂着不被雨天所侵蚀的孩子般的灿烂笑容接过了他犹豫再三才递过的信纸。坡看着自己的暗恋对象展开同时染上手心汗水和雨水的纸张,站在暴雨中心读着。
之后便许久沉默。

大雨掀起的雨雾模糊了乱步脸上的表情。

埃德加突然想起,这种天气加上自己的紧张,会导致给乱步的那张纸上墨迹晕开一片。
这么说,现在,那张纸上就是一片漆黑的潮湿墨渍。
怎么能将这种东西交给乱步君呢,简直——!


坡嘲讽地想到,也许自己是要死于智商不足了。但是出乎意料地,他于十秒钟之后收到了答复:在雨声密度增大的前一秒,他隐约看见乱步闭上了绿宝石般的双眼——那是在他看来,这片区域内唯一的色彩了。江户川乱步张了张嘴说了些什么,好听的声音被大雨淋湿,在传递到坡的耳中之前便已沉重地落到积水里。雨雾糊住了双眼,那孩子便努力地睁大了眼,对着不远处的人喊了句话。
雨水的声音盖过了他的呼喊,但是不知为何,埃德加却看清了他想要传达的信息,那个世间对他最为重要的绿眼青年喊的话是——






“谢谢你——坡君!”


飞机开始滑行了,他想起那一个残阳似血的黄昏。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被涌入了病房的护理人员领出了病房。

他透过玻璃,绝望地看着自己的挚爱一点点输掉与死神的博弈。

他看着电子显示屏上生命特征数据上各个值的急剧下降。

他看着主治医师的无奈摇头,脱下的被攥在手中的白色帽子与护士们低垂的脸。

他看着一张薄薄的白色床单盖上那人的面庞。

……万分抱歉,先生。SAH的并发症再出血……主治医师的声音忽远忽近。埃德加将面庞埋进双手,一时间竟有点儿分不清现实和梦境。

坡走在无尽的医院长廊上,于恍惚间再次听到那个孩子的声音。


“埃德加君你这部作品写得比上一部好很多啊,我真喜欢。”
“我要吃金平糖蘑菇山竹笋里还有蜜橘,快点去给我买。”
“埃德加你别离开我,待在我身边……”

……

他说了什么啊。为什么再也,听不到了。

【“若你在最后能实现我的心愿”,】

“我还有什么能做的……”
“将那天的信交给我吧埃德加。我真期待,你不写侦探小说时会怎么做。”就算是在说着留在人世间的最后的一句话,乱步的松绿色眸子里也沉入了数以千计的星辰。
青年躺倒在病床上,冲着他抱歉地眯起眼笑了。


之后那苍绿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下雨的一个早晨,埃德加·爱伦·坡回到了巴尔的摩。


失去了江户川乱步的世界,连唯一的鲜艳绿色也一并失去。

但是,如果乱步君想看到的话,在下就定要写出来……那天我想要告诉你的其实是——


坡用手反撑住额头,忍住不再簌簌落下泪来。

【在挥笔书写之时窗外,传来雨声。】


“我喜欢你……”



End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