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穆

*磐流only不拆不逆*
更加具体的请看置顶🔝

坚硬的与柔软的冰



CP:雷欧·德·拉·伊格莱西亚x季光虹
原作:YURI!!! on ICE
Notes:被滑冰承包的一天,就从小滑冰开始(什么
为leoji献上右膝(捧
Summary:七月的一天,雷欧与光虹坐在冰场外的长椅上吃冰点,顺带围观一波努力练习的小旁友(x



“桑葚子味的给你。”
“谢谢你,雷欧。”

季光虹接过那个盛满了酒红色冰点的小碗,开心地吃了起来。在这之前他们正沿着市中心的街道散步,光虹突然大声抱怨了一句“啊为什么雷欧君要选在大中午的时间约会啊我快热到昏厥了”,然后以雷欧见过的最快速度往街旁边的一扇玻璃大门里嗖地一窜。雷欧一惊,随即快步追上他,走进了有空调冷气的美好世界,逃脱了热浪恶魔的追杀。


“今天第十次了。”雷欧突然冒出了一句话。
“啊……抱歉雷欧,我没在听……什么十次?”
“那边那个穿着橘红色卫衣的小男孩,”雷欧慢吞吞地转回了身,朝着光虹笑了笑,“从我们坐在这里开始算,他已经摔倒十次了。他还没调整过来,左腿的姿势不大对,太僵了。”
“摔倒是难免的吧……如果选择了花样滑冰这项运动的话。”光虹将目光投向雷欧注视着的角落,举起一勺冰奶油,“啊,说起来,我小时候也经常摔倒,对于冰面超级硬的认知也就是从摔跤开始的哩。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膝盖肿的连路都走不了。等到伤好了之后就不肯上冰了,可是老妈说什么也要我去。毕竟一开始是我自己要求要学花滑的嘛。”
“……真严格呢。”雷欧看着自己身旁的人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在他们遇见彼此之前,到底摔撞碰擦了多少次,连自己也无法记清了吧。他只是知道,每一次确认冰面是多么的坚硬之后,他又会爬起来再一次练习——直到下一次的跌倒,周而复始。

所以才能遇到这个棕发的天使不是吗?

“告诉你哟雷欧君,我其实有点儿懒,没有人看着就可能会松懈的呐。所以我很感谢妈妈,正是因为有她这个严格的监管者,我才能闯进世界级的锦标赛啊。”纸制的杯子已经见了底,拼接的细缝处残留着少量紫红的颜色。季光虹吞下最后一口柔软的甜味冰点,侧身把吃空了的纸杯甩进长椅边缘的垃圾桶。他用单只胳膊撑着头,看着那个孩子又一次跌倒,再咬紧着牙关抓着冰场周围的铁栏杆爬起来。

“他这一次几乎要成功了,如果注意一下平衡问题的话。”光虹呼出了一口气,吹起了几缕散落下来的棕发。

“……多练习几次总会好的。”雷欧说着站了起来。
“嗯,我也这么认为。”光虹对着雷欧眨了眨眼。
两人对视一笑。



“现在,光虹,你是想要在冰场呆上一个下午吗?早说啊,我们带上冰鞋过来双人滑。”
“噫,不要。来这里的冰场只是为了吃这里的冰点而已。现在我要逛商场。”
两人走在金色铺就的商场里,享受着功能强大的中央空调送来的冷风。
“那……原计划就否决了吗?”
“等到下午五点过后再去前面的街心公园呗。啊这是为什么呢,我真想不明白,为什么雷欧君这么喜欢中午啊?刚刚我都要热化了……”
“夏天晴朗的天气,多好啊。”雷欧露出陶醉的表情来。
“一点!都不!”光虹气呼呼地鼓起腮帮子。“我当时选择花滑就是为了躲避夏天的热浪……虽然在冰上也要出汗就是了。但总比在外面好啊。”
“那我们下次选在冰场约会吧。”
“……可以哦。总之,绝对不要再在下午一点左右逛大街啦……”
“好。”
把这一个大型的购物商场逛完就已经够用上五六个小时了。等到光虹想起街心公园那码字事情,已经是晚上七点过五分了。
“糟了!我答应过要在晚上九点前到家的!”从这个购物商场到家至少需要两个小时,就算现在出发也要迟到了。
“真遗憾呢。那么,下次再一起去吧。”雷欧了看看表,不在意地耸了耸肩。
路经那个冰场的时候,雷欧和光虹几乎是同时朝场地内投过去一瞥,正好看到那个白天那个橘红男孩一气呵成的跳跃旋转动作。


是啊,一切总会好的。


End





后记:

为了写leoji又看了一遍小滑冰,真的,开始动笔时简直就要落下泪来,都快两年了啊时间过的好快。现在想起当年的种种,小滑冰可是我少有的追着看的番。当年播的时候在下比光虹小一岁,现在两年过去了,比他大了一岁。真是……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