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穆

*磐流only不拆不逆*
更加具体的请看置顶🔝

掉进f孔的松香沫(一)


  他突然发现自己脚下的地面有一块巨大的阴影。他皱了下眉头,在拍打过自己的身体以确认自身并未发生变异而变成某种身形庞大的巨人之后,他抬眼向上方望去,企图找到阴影的来源。

  他看到了一块棕色的长方形——一开始看是这样的。他向后退了一步,这才看清楚阴翳的来源——一把悬浮在自己头顶正上方的、巨大的小提琴。

  它凭借着某种超自然的力量悬浮于空中(不过琴弓不知所踪,他想,头皮泛起了一阵被特大号琴弓直直击中的恐惧)。下一秒,仿佛是觉得他受到的惊吓还不够多似的,琴的周围开始飘舞起一些亮晶晶的小星星,他瞪大了眼睛,意识到那是一些木屑与松香沫(他惊奇地发现在这种情况下自己居然还在思考),他想要逃离,却挪不开脚步。

  这时指板上三道交错的黑色裂痕引起了他的注意,不知为何,那狭长的裂痕看上去甚是光滑,不过这也无法令人忽视整把琴实际上是在慢慢瓦解的事实。

  这时从琴的f孔里——他几乎是偏执地认为不是从别处,就是f孔——传来了一阵轻笑,清脆的少年音。
  
   “一些松香沫掉进了f孔,那么您该怎么办呢……”话音未落,那把琴像是启动了什么开关似的,开始了自由落体的过程。它接触到地面的那一刻,更多的裂痕出现在了琴身上,地面被这剧烈的撞击撞得开裂了。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强得令人睁不开眼的白光填充了这整个世界。

  磐舟试图睁开眼——几次尝试之后他总算是成功了。他发现自己躺在公寓里的床上。毛毯胡乱地卷在他的肢体上。感受到身体仍有一种在下坠的失重感。他慢慢地坐起身,努力摆脱掉那真实到令人震惊的梦境残存的影响。

  
  这也许是对于他自甘堕落的惩罚?早餐时他心不在焉地盯着盘子里的烤番茄,仿佛想要从红色的果肉里问出一个所以然来。

  当然,他没有得到答案。

  下午三点,磐舟抬头向窗外望去,外边的灰色世界里下着雨,并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他伸手拢了拢掉下来的头发。将精力重新集中在刚刚写完的第三章上。一个从青云掉到尘埃里的人正坐在王座的金色灰烬里,试图用辉煌的碎片堆叠出未来的模样。

  那么下一步是什么呢……他放下钢笔,为小说里的O先生的未来陷入了深深的纠结里。他随手拿起了桌上的一样东西把玩着,无意间瞟见了窗台上日历的标记。他迅速地撑着桌子的边缘站起身来,抓上一把雨伞还有沙发上搭着的灰色风衣就向外跑去。他一边跑着,一边苦恼地自嘲着自己差点忘了去买啤酒——冰箱里连一瓶都没有了。

  他来到外边,踏过潮湿的石板路,思考着这次到底买多少罐合适——直到他看到一个抱着墨绿色琴盒,站在雨里的少年——在离最近的Marks&Spencer还有一个街区的时候。

  那是一个看上去大约十岁的男孩,他在雨中抱着墨绿色的玻璃钢制成的琴盒,琴盒光滑的表面在雨水淌过时折射出闪亮的色彩来。磐舟一开始以为这个男孩是个忘了带伞的学生,是另一个迷了路的珍妮*。少年扬着头倚靠在街边的灯杆上,雨水顺着他的面部弧度落了下来。

  他微微地转过了脑袋,看向了磐舟所在的方向。这时磐舟才看清,那个男孩的左半边面庞被凌乱的黑色卷发遮住,一道粉红色的痕迹淌了下来,蜿蜿蜒蜒地走过苍白的脖颈,没入了白色的衣料。

  他正想着上去询问男孩是否需要帮助,这时他看见少年张开了口。路过的轿车发出刺耳的噪音,掩盖过了少年的小小的声音。

  但是磐舟却通过少年嘴型的变化知道了他想要传达的信息——

  “您是怎么看待掉进f孔里的松香沫呢……”
  
  磐舟不顾硕大的雨滴噼里啪啦的落到他的身上,有的甚至糊住了他的眼睛。

  他向着少年快速跑去。

  只是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这就是他想要的答案。可还没等他靠近他,黑发少年就像是突然之间遭受了重击似的失去意识,身子一软便瘫倒在积水的路面上了。他的琴盒还被紧紧抱在怀里。

  
  像是白色的鸢尾落到了深深的水潭里。
  

  
  五年之后。

  “なかれ,新的谱子放在钢琴的盖子上了——”
  “好,我知道了。万分感谢,いわさん。”
  
   阳光从放下来的百叶窗的空隙里流淌进这个小小的房间,漫过散乱着写了字或是空白的稿纸、空的啤酒罐子与还未拂去铅笔屑的桌子上。

  一个完美的晴天。


 
  
  第一章完

  
*英国电影《成长教育》女主角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