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穆

*磐流only不拆不逆*
更加具体的请看置顶🔝

你的声音


*2017.07.16关键词 说不定是恋爱?
*撒糖的短小篇。


太宰治开始私下里和芥川龙之介联系了。
虽然是以交流情报的名义。
这天芥川龙之介在结束一个不算麻烦的任务后,稍稍整理了下获取的情报,习惯性地掏出手机,准备拨打樋口一叶的电话。
然后他看到了屏幕上跳出一个红色的电话标示。
未接来电。
若是别人的来电,芥川定会非常镇静地拨打回去。末了还补上一句“鄙人非常抱歉。”
可它,偏偏是,
一个来自太宰先生的未接电话。
哦不。芥川飞快地按着手机键钮。那些闪着光的小块发出痛苦的“吱嘎”声音。
终于拨通太宰先生的电话。芥川抑制住颤抖的右手,将电话扣在了耳朵上。

我在干什么啊……倚靠着有着深红漆的墙壁,芥川龙之介呆呆地听着电话那头的“嘟、嘟……”的提示音。上一秒还在想,要怎样组织语言不要被太宰先生嘲笑“真是笨拙”,下一秒又对太宰先生不接电话的行为感到略微不满。
有什么不满的啊……这不就像那些谈恋爱的思春期少女一样,在电话的一端对自己不接电话的男友感到微微的嗔怒吗?
我不是我没有。
芥川龙之介默默摇了摇头。他并不认为自己和敬爱的太宰先生是那种仿佛会散发出甜美果实般芬芳馥郁的恋爱关系。
硬要说为什么心中会升腾起一丝恼火……
也只是想听听那人的声音,并对对方迟迟不认可自己而感到失落。只是这样而已。
明明我都——这么努力了!您看到了吗……?
——似曾相识的感觉。
那一次是在白鲸之役中,当他知晓人虎那小子戴着的耳机另一端连着他的信仰,他便将那扣在白色脑袋上的通讯工具抢了过来。
“太宰先生——!”
发自肺腑的呐喊却没有换来那人的一丝声响。
静默、静默。
令人不安的、宣告尝试再一次失败的静默。

……所以,才不是什么恋爱啊。
只是……太过渴慕了,那人的声音。就像是住在仙境里的音乐妖精渴慕着金色竖琴的奏出的乐曲般的。就算不是一直追求一直期盼的认可,即使一句简短的问候也好。
只是想要听到先生的声音。


“呀。这位看起来很着急的……我可以帮助你吗。”一直在心中盘旋的声音传来。
无比真实。
一直紧紧攥着电话的人瞪大了眼,于是缓缓地、不敢置信地抬起了头。
他深吸了口气看了看站在面前的人,眨了眨眼睛。随后愣愣地掐了自己一把。动作留下的红印让那人都暗暗吃了一惊。
他看着那男人将手中的电话举到耳旁,按下了“接听”键。
“你好呀。芥川龙之介。”
一声轻笑。
“……太宰先生。”

不知为什么会一起走在大街上,但此时芥川龙之介很想问问那个笑得宛如今日阳光般灿烂的男人。
“为什么您不接在下电话……?”
“因为那个时候在忙于夸奖敦君呀。他非常及时地接起了我给他打的电话。”
“咳。”想发火。可是还是要保持冷静。
“您有什么事?”
“想和芥川君约会呀。我给敦君打电话是想要知道作为他搭档的你是不是跟他在一块儿。今天的天气这么好,是个适合约会的好日子呢。”
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芥川强迫着自己镇定下来,随即开口道:
“在下还有任务。”
“诶!据我所知,芥川君已经完成了这一整个月的任务了不是吗?”
“……”又被看透了。芥川龙之介放慢了脚步,眼神飘忽不定故意不去看身旁那个轻松戳破自己谎言的男人。
今天的横滨也是如此和谐。
路人们顶着惊恐的表情看着一个面生桃花的美男子和那个贴遍了横滨大街小巷的通缉令上的男人走在一起。为这场景更添一份和谐的是,他们看起来是在……约会?
不过这样也好。路人们在心里默念着。横滨终于可以不用天天乌烟瘴气的了。



——说不定是恋爱?谁又能说的准呢。芥川咬着手中的无花果默默地推翻了自己三小时前才下的结论。此时他正坐在海港公园的一个喷泉的石料外围上,身旁是心心念念的太宰先生。
——毕竟爱神阿芙罗狄忒,是那样一个行踪不定的活泼女孩呀。
她不就是,那个一只脚踩在灰烬里,另一只脚踩在时光边缘的行者吗?带来了疼痛,指引着新生。
也带来了持续瞬间的永恒。*

End.

*化用自阿多尼斯的诗句。


欢迎将你们手里的平底锅砸向我筒子们——!(坐等被敲小窗)

评论(9)

热度(38)